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百四十章相爱相亲(主角H)

作品: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鸣銮

    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带着安慰意味的亲吻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味道。

    受到惊吓的白凝似乎急需身体亲密接触所带来的慰藉,主动勾住相乐生的舌头,两条长腿缠上他的腰身。

    相乐生从善如流,一把撩高她的睡裙,大手揉捏着她雪白的乳,又低头去含吮微微鼓起的红色珍珠。

    白凝呻吟着,胸口在男人熟练的爱抚下又痒又麻,很快沾满了亮晶晶的口水。

    一根食指勾下内裤,探入穴中,轻抽缓送。

    敏感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流出湿答答的水儿,欢迎他的冒犯。

    白凝抚摸着伏在她胸口的头颅,声音无力又娇媚:“老公……啊……我想要你……”

    残留在内心的恐惧有如盘旋不去的鸦群,迫使她寻求一些激烈的手段,索取更直接更深入的交融,来证明自己的心脏仍在鲜活地跳动着。

    相乐生受不住她这副勾人的媚态,急切地脱下睡裤,扶着巨大的欲龙插进她的腿心,蘸着蜜液在窄小的肉缝附近滑动,对准了花穴入口,一点一点拓入。

    他极少在前戏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和白凝做爱,这会儿感受到那张小嘴紧致非常的咬合,一时间呼吸都有些不畅。

    “唔……”被巨物入侵,阴道口传来明显的酸胀感,白凝微蹙了眉,身体却放松到极致,只从喉咙里咕哝出几声呻吟,娇得厉害,“老公……进来……全部……”

    一副任君采撷的乖巧模样。

    相乐生的阳物又胀大了几分。

    他咬了牙,一边用手指爱抚她从贝肉里鼓出来的那颗小肉珠,一边揉捏她白嫩富有弹性的乳,控制着节奏缓慢地往里插,哑声道:“好,都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肉棒被吞噬进去一小半,犹如野兽入笼,焦躁不安地想要在里面大闹一场,残存的理智摇摇欲坠。

    男女不同构造的生殖器,呈现出相似的粉色,一个裹挟着虬结的青筋,张扬霸道,一个蕴含着温温润润的蜜液,内敛迷人。

    两相对峙,短兵相接,也不知道最后会是哪边占据上风。

    坚硕的龟头抵着浅处的凸起撞了两下,白凝立刻反应极大地扭了扭腰:“老公……嗯……轻点儿……”

    相乐生俯下身去,拥紧了她,有些急躁地又插进去一截,试探着小幅度抽送。

    皱褶被铁杵碾平,阴壁上的软肉疯了似地嘬着他,吮着他,带来头皮发麻的快意。

    他英挺的眉眼微凝,一眨不眨地看着在他身下绽放的女人,爱怜地在她脸上、颈边烙下一个又一个炽热亲密的吻,声音温柔无限:“老婆好紧……流了好多水……别这么咬我……让老公好好疼你……”

    白凝的声音随着他一下快似一下的顶撞变得破碎动荡:“嗯啊……老公……老公……操我……”

    花液源源不断地涌出,性器抽送得越来越顺畅,两个人都感受到难言的欢愉,四肢纠缠,下体紧密连接,仿佛无法割裂的一个整体。

    相乐生犹嫌不够,抓着她玲珑的脚踝,把她折起,将两只脚架在肩头,两团嫩乳在膝盖和双臂的推挤中形成深邃的乳沟,然后从上到下重重地捣进去。

    “呜呜……不要这样……我受不了……”白凝嫩生生的脚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乱蹬,却怎么也挣不开他的桎梏。

    前所未有的深度里,龟头一遍遍叩击紧闭的宫口,带来疼痛又近乎灭顶的快感,脑子里白光涌现,濒临爆炸。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已经横在了床上,莹润如玉的娇躯被男人迅猛的动作撞到边沿,白凝将脖颈后仰至虚空里,青丝如瀑倾泻下去,血液倒流,天旋地转,整个人有如一张质地精良的弓,绷到了极限。

    她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知道本能地收缩阴道,把作乱的肉棒箍得死紧,艰涩难行。

    相乐生的气息被她销魂蚀骨的肉穴绞得紊乱,动作也失了熟稔的技巧与规律的节奏,全凭本能深深捣入,又用力拔出,“噗嗤噗嗤”肏干着,把黏腻的淫液捣成乳白的胶质,耳膜里充斥着自己狂纵的心跳声,眼前全是她有别于白日端庄的冶艳风情。

    每个男人,心里都怀有过这样一个幻想,希望自己的妻子,床下是淑女,床上是荡妇。

    他鲜少这样凶猛地干她,日常的欢爱里,总是疼惜大过欲望,极尽温存体贴。

    今夜,或许是她少见的脆弱打破了夫妻之间的平衡,也或许是他的心志在放纵的欲望浸淫下越来越薄弱,他过了界,妄图把幻想变成现实。

    白凝眼角坠下的泪,唤回了他的神智。

    他缓下动作,按住对自己失控的心惊,捧起她的脸,深深吻上去。

    “小凝,还好吗?”声音喑哑得厉害,几乎不像是他喉咙里发出来的。

    白凝被吊在高潮边缘,下意识地回吻他,舌头被他吸入口腔爱抚,发出“啧啧”之声。

    将她双脚放下,相乐生弓着腰,亲吻她的乳房、她平坦的腰腹,腰胯动作幅度放缓,找回固有的频率,九浅一深地慢慢抽送,带给她熟悉不具任何威胁性的快乐。

    白凝夹紧了他的腰,低声呜咽:“老公,快一点……我……我要到了……”

    他一如往日里照顾她的感受,速战速决地往她的敏感点精准冲撞,在她动人的吟叫声里,在软肉剧烈的痉挛颤抖中,喷射进去。

    精液又多又浓,充斥狭窄的阴道,多得承载不了的,便从交合处一点一点溢出来,打湿床单,散发出浓烈的气味。

    相乐生深呼吸几回,虽然觉得体内的欲望并未完全平息,却不敢继续造次,抽出纸巾帮白凝擦了擦汗水和下体的狼藉,又亲了亲她的脸,去浴室放热水,好供她沐浴。

    白凝懒懒靠坐在床头,高潮之后,身体渐渐缓过劲来,阴道深处又泛起隐约的瘙痒,好像被方才的欢爱勾起了胃口似的,怎么也吃不够。

    她叹口气,压制住叫嚣的欲望,撑着酸软的腿下床,徐步走向浴室。

    ————————

    最后的风平浪静,嘻嘻。

    ň②qq.C〇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