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情趣内衣引发的激战

作品:他财大器粗  |  分类:高辣文  |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夜晚时分,月色旖旎缠绵,微凉的夜风中携着海的味道,卧室里壁灯昏暗的光影投影在床尾,落地窗帘随风摇曳,呈现出一片宁静祥和的味道只听门滴的一声响,在外玩疯的两人回来,没一会儿就腻腻歪歪抱在一起,深吻起来。

    呼吸有些困难的时候,孟白亦才从她的唇上移开,目光幽暗深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要。”

    简清兮脸色维红,手在身后摸了摸,看着孟白亦喂喘着说:“我我那个好像来了

    话还没说完,孟白亦的脸色就黑沉了下去,简清兮笑看倒在床上,听到孟白亦传来闷闷的声音:“我先去洗澡,很快。”

    没一会儿便听到洗浴室里哗哗哗的水声,确认男人进了浴室后,简清兮从床上爬起来,从行李箱里翻到自己准备好的情趣内衣,然后嘴边噙着羞涩的笑将它穿上。

    十分钟过后,孟白亦就洗完了,这时的简清兮已经穿好衣服钻进被窝中

    只觉大床一沉,就感到一个滚烫的身躯从后面一把拥住了她。

    孟白亦在她耳侧瓮声瓮气的道:“冷水澡不管用了。”

    简清兮心里一阵慌张,她能感觉到身后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她,事到临头她有些紧张起来,也没顾得上搭理男人,两手放在胸前,心里做着准备。,没有得到安慰的孟白亦不满的将被子一掀,惊愕的发现不言不语的简清兮,竟然穿着一条又薄又透的黑色情趣内衣,几块破布般稀少的布料拢住了她丰满的胸前,挤出一条魅惑的乳沟,黑色将她的肌肤更加白誓,此时她小鹿般的眼神慌乱的看着自己。

    这一幕,顿时刺激了他的神经。

    孟白亦呼吸一室,墓地捏住了她的下巴,温柔的力道带了些强硬,“不能做还穿这种东西,想逼疯我?”

    “我那个没其实是骗你的…我、想给你个惊喜简清兮还想继续解释下情趣内衣来源,唇离就被男人吻住了,嘴巴被他轻而易举地撬开,舌头搅动,口腔里很快便都是他的气息。

    孟白亦吻的很急,火热大手略带失控的力道,揉捏着她胸前绵软的乳肉。

    他的另一只手抚上他又嫩又滑的白皙大腿,简清兮浑身战栗着,听到孟白亦在她的耳边呼着热气,低沉暗哑的嗓音响了起来:“洗澡的时候就在想着怎么把你按着操,怎么都软不下来,看来我那地方还有点先见之明,知道一会儿有的爽了。”

    不正经的话音一客,他就又朝着满脸绯红的简清兮狠狠的吻了过去

    男人的舌头霸道而肆意的在她的口腔中搅弄,舔弄着简清兮口腔中的每一处角落,紧紧的纠缠着她湿热的小舌,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这样一个充满了占有性的吻,很快就让简清兮的心脏跳乱了频率,身子很快就绵软了下来。

    良久,孟白亦终于放开了简清兮,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简清兮妈红的脸蛋,还有那水光滋艳的盈盈秋眸,性感微肿的红磨。

    让简清兮来不及防备的是,孟白办的手,忽然向她的私密处袭击。开简清兮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柔软的花瓣却已经被粗糙的大手触摸,简清兮浑身就像过一道电流,整个人酥酥麻麻的,一股热流缓缓流出花穴,

    弄湿了丁字裤,还有孟白亦的手。,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提住她的腰,口舌震住她的看舌,轻佛开她的牙关,“好湿,是不是穿上衣服的时候你就骚的湿了?”孟白亦咬着简清兮的耳朵说话,炽热的呼气声让简清兮的脖颈和耳后根都染上了一层粉色。

    地。才没有简清兮红着脸,恼羞成怒的瞪了孟白亦一眼。,人

    “身材娇小的她竟然如此的有料,孟白办然而这娇嗔的一眼,更让男人欲火焚身,恨不得马上进到她的身体,把她操哭操到虚脱。

    但他没有这么做,难得简清兮如此主动,还穿了这样诱惑男人的情趣内衣来勾引自己,他必须得好好享受一番才行。

    只听他低笑一声,一手扶住简清兮的腰,另一只手继续摸上她已经湿透的丁字裤,布料被他用指头一勾开,手就开始摩擦起简清兮的花穴,并还时不时的从那柔软的花唇间摁了进去,揉捏里面的小珍珠。

    啊“今本能的夹着双腿,娇喘吁吁

    简清兮的娇喘呻吟与沉论,让孟白亦红了眼睛他的手指快速的在那娇嫩的小珠上剐蹭几下,随即满意的听到简清兮发出一声亢奋的尖叫。

    “乖,把腿张开,你这样我不好弄。”孟白亦的手还在她的花穴口玩弄摩擦。

    吻足

    事后,简清兮在黑暗中微微睁眼,身旁的伴侣呼吸平稳均匀,俨然已入梦想。

    简清兮翻过身环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肌肉结实的胸口,静静地听他心脏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动的声音。

    先前的销魂似乎还未褪尽,浑身腾起的湿热好像还浮在皮肤表面,欢爱时的种种也好像还未消散,男人将自己填的满满的,猛烈的动作根本不给她思考的余地,他不停地说着那些露骨的荤话挑逗她,不停地让忘情的吻落在她的敏感肌肤上,不停地冲撞捣干她身体里每一处脆弱的地方,使她沉沦,疯狂。

    两人现在都是一丝不挂,奋战后的痕迹还残留于身上,她裸露的胸口贴着孟白亦的胸口,十分明显地感到他炙热的体温随着呼吸频率缓缓的传递到她身上,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扣在腰间,鼻腔呼出的热气尽数喷洒在耳畔。

    只是此时的感觉并不清爽,黏腻的让人有些不自在,随着神思的渐渐清明,不适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简清兮坐起身想去清洗的时候,眉头微蹙。

    以往每次做完都是孟白亦帮她洗澡,体贴的为她清洗,但最近,好像几次都是做完什么样就什么样,身子一直汗津津黏糊糊的到了次日,最后,还都是她受不了而自己去清理的。

    简清兮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强撑起身子,一肚子气的进了浴室洗了澡,最后又心情不悦回来,看向床上的男人,还睡的很沉。

    简清兮气不过,便趴到床上,把男人给推醒了。

    “以前每次你都会带我洗澡,温柔体贴的不行,现在是不是看领证了,就觉得套牢我了,这些表面功夫也觉得没必要做了。”一对上男人睁开的迷蒙睡眼,简清兮就立马开始连珠炮似的控诉。

    她说着说着就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最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心灵脆弱,或许是她所拥有的太好了,令她十分害怕失去。

    孟白亦被她口中的一番话给弄的瞬间惊醒,连忙坐起身来,“哪有的事,我这次是有点累,现在马上带你去浴室。”

    简清兮见他如此,心里一下子舒畅许多,虽然自己早已经洗过了,但也并没有推拒他,她很享受男人在这种时候给予的温柔与温存。

    浴室门一关,很快热气环绕,孟白亦其实已经疲倦地睁不开眼睛,毕竟之前那场激战要动的全是他,白天到处游玩奔波很辛苦,现在也已经是深夜,他真是有些累了,绝不是始乱终弃什么的。

    他将简清兮抱进浴缸里,勉力撑起眼皮,给她里里外外清洗了个彻底,最后,将她抱出来,为她擦身子。

    孟白亦蹲了下来,抬起她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动作细致的为她擦掉每一滴水珠,手上的薄茧有意无意的蹭着她的腿窝。

    简清兮身子敏感,想要抽回小腿,却没成功。

    腿上的水珠早已擦干,只是孟白亦一直不肯放开,他盯着小女人的脚,鬼使神差地吻了一下她的脚背。

    这种轻轻柔柔的感觉直到她跟着孟白亦回到床上还隐隐存在,脚背那处烫的出奇,那个吻,就像给简清兮下了一剂强心剂一般,让她心里安稳了许多。

    裹着干燥而温暖的被子,身上的酸痛和内心的不安都被抚平,她心满意足的在男人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

    女主这样是有原因的,请听下回分解。

    ň②qq.C〇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