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四百三十八章 全城搜捕

作品:血色六界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云晰

    “好,既然你不肯去医治又是灵犀剑宗的弟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将他带走!”

    蔡东看了秦天明一眼,朝着身边的侍卫挥了挥手。

    “是!”

    秦天明闻言眉头一簇,他现在只想知道有关灵犀剑宗和蔡家执法队的内容,于是并没有反抗,被两个侍卫带走。

    秦天明现在心里可知道他小看了这蔡东的手段。

    他进到屋子之后就被一个高级困阵困住,正惊讶之时时又中了一个幻阵。

    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中了一滴七绝散。

    七绝散的效果他曾听说过,但这还是秦天明第一次见到,但他也没有在意,毕竟他可以吸收大多数毒性放在自己的玄域之中。

    痒,先是奇痒无比。并不是皮肤上痒,而是玄脉发痒,痒的让秦天明恨不得将其粉碎!

    他运转全身气机却不能止痒半分,只能不断地调动玄气轻微的轰响玄脉止痒,效果却不明显。

    他心中不禁有些觉得自己小看了蔡东了。

    蔡东刚刚一百岁的年龄就进入到了王玄境界,这在整白帝大陆也算是极佳的天才了。

    蔡家属执法队一脉,而这执法队是白帝大陆中最为特殊的存在。

    “秦武,不错嘛,竟然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蔡东说着眼珠子一转,接着说道:“告诉本少爷,你是不是拜了阵阁中的哪位大师做师傅啊?”

    秦天明对于阵法的理解大半来自星云玄阵留下来的阵法薄,而其中的领悟,又岂是一句两句话能说的明白?

    他也不说穿,故作神秘道:“那是,也不看看我师,呃。”

    秦天明说道这里突然闭上嘴巴,好似刚刚不小心说漏嘴一般。

    蔡东见状小心思里无比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只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个办案高手,两句话就套出了关键。

    阵阁五层以上大师是不允许私自收取弟子的,除非你的天赋极高,加入阵阁有了作为,被大师看中后,才会收你做弟子,白帝大陆阵法师千千万,哪里都能入得阵阁大师的眼。

    “噢。”蔡东这声“噢”从二声道四声,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秦天明龇牙道:“我还没有加入阵阁,师傅只是偶尔指点了我几招,只要你不说出去,你要想学,我就教你。”他可是知道“阵阁”这两个字在白帝大陆中的份量,有个无中生有的师傅,也为自己的安全加了一份保证,只是希望阵阁大师不要来找他麻烦就好。

    “好,一言为定哦,看在你还算痛快的份上,本少爷勉为其难指点一下你的武技。”

    秦天明可没有看不起蔡东,他之比自己高了两个境界,刚刚却能轻易不懂声色的袭击自己,而自己高出别人两个境界,想做到如此也是不易的。

    蔡东倒是个干净利索的性子,当下也不废话,御起随身佩戴的长剑运转玄气一挥,白色长剑通体立刻变为蓝色,冰柱一般飞射出去。

    秦天明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蔡东的每一个动作,只见他每个动作极其衔接,手掌刚刚旋转后就是一推,后又一收,长剑刺穿一个花盆后又迅速返回,将结冰碎裂的花盆再一次受到攻击,化为冰渣。

    蔡东一套动作下来后极其优雅的收了长剑,倒是和他平时狂妄的形象不太符合,那一刹那秦天明竟然想到了“剑客”两字,随即他见到长剑挂在腰间,剑尖都快碰到地面上时就是一乐。

    “喂,你看你的态度,本少爷尽心尽力给你演示,你都不用心,哼,真不知道阵阁大师怎么看上你的。”

    秦天明也不废话,御起龙吟剑重复着蔡东刚刚的动作攻击了一次,虽然威力没有他的大,但显然比自己之前要好得多。

    “恩,你这小子领悟能力确实高,不错嘛。”蔡东说着又晃了晃手里的灵阵帛,意思是现在该你传授经验了。

    秦天明对蔡东称呼自己“小子”实在无能为力,索性不去管它,他刚要开口却猛然发觉几股凌厉的气机聚来。

    灵犀剑宗。

    “洛溪小姐打扰了,今日蔡家人马前来是为了什么,想必两位也是知道的,不如我们好好的谈一谈。”

    洛溪闻言倒是有些诧异,她早就知道灵犀剑宗不属于白帝城的势力,况且两方各自经营其他,她一直怀疑那白鬼一族的人是蔡家的手下,今日来找自己得到证实,两人正商议如何诱出那人取得证据,不想这蔡家管家突然造访,还带领一众高手,未进门就玄气逼人,哪里有谈话的样子。

    而洛溪也猜到蔡东心思后二人商定全城搜捕唐冰莹,却不提他的罪状,也算是卖了灵犀剑宗天大的面子,可蔡家人马今日如此强势而来,阁中吃饭的修真者还能不好奇打听?再加上那群人浩浩汤汤的全城搜捕,不弄得人人尽知都难。

    “同在异乡为异客,昔日荣耀今日在这白帝城灵犀剑宗会再次得到,倒是洛溪小姐要为灵犀剑宗的未来考虑啊,白帝世子现在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如此不堪重任,洛溪小姐何必要对他念念不忘。”

    砰!

    洛溪闻言愤怒的拍案而起,她性子沉稳,却见不得任何人诋毁秦天明。

    对面的中年男子轻轻笑道:“一切都已成昨日黄花了啊,昔日的灵犀剑宗现在只能龟缩在这小小的结节之中了。”

    洛溪闻言眉头一皱,她本不是如此冲动之人,实在是一直在意心爱的人儿眼中有了别人的影子,再智谋之人也难免心中愤愤。

    中年人见楼下开始骚动,知道今日目的已经达到,向洛溪拱了拱手,望着众人说了一句“回见”,就独自离去,而他的手下则在阁中见人就问:“你认识唐冰莹否?你可知他要下毒谋害何人?”

    洛溪还未发作,一名弟子狂妄冲了过去,银色长剑“呛”的一声窜出,围绕捣乱之人飞快旋转后,割下一地发丝道:“都给我出去,这里还轮不到你们几个撒野,想要进执法队‘做客’就直接说,师傅一定同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