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一百一十一章 青花瓷

作品:绣明  |  分类:历史小说  |  作者:左逸之风

    远处的完颜活女见势不妙已经鸣金收兵带着自己残余的数千骑兵和数万步兵们躲进了中京城内,一些热血上头打算进攻城池的明军被乱箭射了回来。

    此时已经不用婠婠再亲自拼命了,开玩笑,万一娘娘出个意外,云翼还不得大怒?刘光世等人可不敢面对暴怒的皇帝。

    野外决战等于是明军大胜而告终,虽然有一半以上的长枪兵伤亡,但这就是战争,他们的牺牲换来地是数万名金国骑兵的全军覆没,参与冲击明军战阵的女真人没有一个能逃出包围圈,全部被消灭。

    云翼研读前往传来的战报,也在想象着婠婠的风采,心里爱意更甚,“为了大明,她真是拼了,我想就算是穆桂英也不过如此吧?”接着他摇摇头:“我能给婠婠绝对的信任,但穆桂英又得到了什么呢?”

    这一次算是决战,北方女真族的骑兵大部分都在此次的决战中被消灭,代表着金国最后一支精英部队的覆灭。

    得到了名琴绿绮,让云翼的好心情是锦上添花,这把琴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两人感情的见证,也是名曲《凤求凰》被第一次弹奏出来时所用的琴,千古留名,一点都不比焦尾琴差,甚至超过它。

    想起风餐露宿地月婠婠,云翼也没再去其他嫔妃那里,而是去了另一位让他爱慕女子仪福的寝宫,她和月婠婠两人就像是太极的阴阳,一位温柔似水、一位热情似火,能在古代遇见她们,让云翼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陛下”,仪福知道云翼爱自己,每个月有一大半时间属于她和婠婠两人,所以,她的爱也是发自内心、写在脸上。

    “仪福,陪我去阁台之上赏月吧,小李子,去把绿绮捧来,朕要跟爱妻两人小酌几杯,为前线的婠婠和其他将士们庆贺”

    仪福每次听见云翼不同他人的称呼“爱妻”都会感动,温顺地答应了一声,就跟随他上了总共有七层的凤阁。

    古代的建筑技巧超乎后世之人想象,宋代的皇宫,皇帝的寝宫内有全皇城最高的九层阁台,皇后是七层,其他贵妃、婉仪、才人等等依次往下,最低就是才人的,只能建造两层高阁台。

    这些阁台后来被日本拿去,有去过那边旅游的就会看见很多的“阁”,而剽窃华夏建筑的还有其他很多,比如佛教,将阁改为了塔,并套上了很多说法,造成到如今很多人只知道塔而不知道阁的情况。

    仪福寝宫的阁最顶端平台很开阔,很像后世高楼顶层的平台,不但有亭、廊、花圃,还有秋千、椅子等休闲和娱乐设施,而且这些全都是顶级木料所制成,完全是工匠们用榫、槽等传统技艺连接和搭建,算是心血和汗水凝聚而成。

    仪福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云翼说什么,她都会很专注地看着他,耐心而温柔地听着,偶尔才会插上一句话,这位要放在后世,稍作学习之后、绝对是顶级的心理学家,特别能让云翼安静下来。

    听完云翼关于前线的述说之后,仪福这才为他倒满一杯葡萄酿,“陛下,婠婠为了大明尽心尽力、不畏生死,臣妾不如也”

    “仪福,每人的特长不同,你将皇城和后宫管理地如此安稳和有条理,功劳一点都不比婠婠小,不能比较,有你们是我的幸运”

    仪福也是女人,喜欢听甜言蜜语那是天性,所以脸上掩饰不住地欢喜,“陛下,臣妾想听你弹琴,你都没专门为我弹奏过”

    “没有吗?”,云翼仰着头看着满月想了想,还真没有为仪福弹奏过。

    “摆琴”,随着云翼一声令下,宫人们开始摆放专门用于弹琴的桌椅,点上龙涎香。

    朱盈盈在汲取了印染的一些技巧后,再一次将自己的刺绣技艺提升,创造出了一种绣出来后很像是印花的丝绸面料。最先穿上这种面料的就是仪福和婠婠两位皇后,这也算是朱盈盈拍的小马屁,但无伤大雅。

    满月之色洒下透明的银色,让本来就是蓝白相间的衣料更显得很神秘,也更加承托出仪福的美丽,这让云翼赞叹自从后宫有了朱盈盈,嫔妃们越来越会穿衣服,一个个都越来越漂亮。

    随意而心有所感的他开始拨动琴弦,古代的娱乐很少、弹琴成为云翼的爱好之一,他弹琴的技巧也是随之进步,多次尝试加入和弦的因素后终于成功,所以如今他弹出的音乐声带着后世才有的和弦感,在满月之辉下如同插上了翅膀的精灵,踏风飞舞。

    虽然没有其他乐器的伴奏,但云翼随机用略带沙哑地声音唱出的歌声让仪福激动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

    临摹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

    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

    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

    这阵歌声在这春季最浓的季节里,伴随月色撒遍皇城的每个角落,嫔妃们走到院子里,痴痴凝望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沉醉在歌词的意境里。

    青花瓷早在北宋就早已普及,不是什么稀罕的物品,但这首带着奇怪节奏的歌曲和它包含的歌词意境让整个皇城在月色下带上了一丝温馨。

    很多宫女不自觉地跟着那节奏开始了摇摆,云翼身边的仪福已经在他唱第二遍的时候,拔掉头上的各种物件、让自己的长发散开、甩开长袖开始舞蹈,那纤细的腰肢和秀美的容颜在月色的伴奏下,如同仙子莅临人间。

    秀发如水、在春季的晚风中飘舞,拖地的长裙在她踢开自己的双履后如彩云翻飞,而一双长袖更是如画笔、如彩蝶在银色照亮的背景中不断描绘着柔美、清丽,霓裳翩然、恍若不似人间。

    云翼这是首次见到仪福舞蹈,没想到她跳得如此好,比后世很多所谓的舞蹈家的水平高多了,原汁原味的古之韵味是后世之人再怎么想象都无法企及的,这一夜的琴舞将成为他这一生的最爱,永远都不会忘记。

    两人下了阁台之后,就像初恋的男女一般热烈地拥吻在一起,两人对彼此的爱意,就像窗外的月光那样透彻、毫不掩饰,也像被一阵晚风吹皱地那一池春水,而后风云变幻、春雨骤至,落下漫天羞涩地花瓣与斜风纠缠难离。

    没过两天,云翼就一头黑线了,因为后宫的嫔妃们全部换上了印花衣料,他心疼地去看了看朱盈盈,果然已经变成了熊猫眼。

    “陛下,如若心疼臣妾,……,那臣妾能不求你为我唱一首歌呀?”

    云翼心里一动,想起了自己单独弹奏没有感觉,“盈盈,等五天,我去安排一下,六日之后给你个惊喜可好?”

    “好呀,陛下,你真好”,说完朱盈盈站起来含羞带怯地亲了他脸一下,由于在后宫没有其他男子,这些嫔妃恨不得迷死云翼,相互学习着经验,怎么能让他眼睛发直怎么去穿。

    长得很像紫霞仙子的朱盈盈本来很被云翼喜欢,加上那些普通男子看见估计会鼻血长流的装扮,当晚就没离开朱盈盈这里,第二天仙子的熊猫眼不见了,变得容光焕发,而云翼自己则成了熊猫眼,一边离开一边心里嘀咕:“全都是妖精,好在练了那功法,否则,我这老腰还真不一定吃得消”

    宫里有琴师和其他玩乐器的宫人,都是为皇帝和嫔妃们服务的,绝大部分是女宫人,夹杂少数的小太监。

    研究了一遍宫里现有的乐器之后,云翼不是很满意,动手画了几样自己那个时代的出来,让人快速做了出来,都是相对简单的伴奏乐器,比如架子鼓、吉他等,这几样乐器有音乐基础的宫人跟着云翼学习了两天就会了。

    但朱盈盈偶尔将云翼的打算说给了柔福这个大嘴巴,结果后宫女人们全都知道了,不依不饶地都要参加,其实这正中云翼下怀。

    所以……,“柔福,后背挺直些,猫步、猫步……,懂不懂?要像猫一样地走路,唉,算了、算了,我走给你看”

    等云翼学着后世那些模特走猫步,那些嫔妃们再也忍不住,一个个抱着肚子笑瘫在地,连战在角落里的千鹤和其他宫女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最后连云翼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闹到最后,总算是让这帮嫔妃学会了一种带有模特走台情节的舞蹈,但他还是对将要唱的歌保密

    最后被这帮娘们逼急了就是一句话:“到时候,你们就会很自然地跟着音乐舞蹈,到那时就能找到感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