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分节阅读_159

作品:一看就不是啥正经宫斗  |  分类:耽美小说  |  作者:衣带雪

    与宴的江湖人扯着闲饮灌酒,听到翁玥瑚发问,左右看了看,疑道:“也是,盟主人呢?怎么就忽然消失了?”

    “后面马厩的月神还在吗?要是不在了,这人多半是走了……”

    有人施展轻功跳到房顶上往马厩方向看了一眼:“嘿这人怎么这样,还真走了!”

    “她是不是嫌太便宜那姓范的了,出城追杀他去了?”

    “不是她提的大喜之日不宜见血吗?!要我看,见血才红红火火,不然杀鸡宰羊做什么!”

    “胡说八道,罚你十碗!”

    这群人又笑闹起来,旁边的侍女捧上一个盒子,低声道:“县主,大公主走前留下了这个和一封信,说是不想跟你当面告别,请您见谅。”

    名叫将离,却讨厌别离,倒也有点意思。

    翁玥瑚不禁笑了笑,展开那封信看罢,转头瞪了闲饮一眼,又打开礼盒,见里面躺着一本已经失传的《医元精要》和清浊盟盟主令,不禁摇摇头道:“又胡闹,你可见他们去哪儿了?”

    “不知。”

    “……也罢,日后总有相见之机。”

    翁玥瑚转头看向那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笑得一脸傻样的闲饮,走过去,抓住他的后领往回拖。

    “过来。”

    ——诶诶诶这是要到正题了吗?

    周围人的起哄声里,闲饮整个人僵硬地跟了过去,正想着等下进洞房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比较合适时,翁玥瑚又在东方门口转过身,拿一根手指顶着闲饮的肩膀:“站住,站好了。”

    “嗯?”

    翁玥瑚指了指上面,退回去,让侍女搬出一筐铁锤、泥瓦等物事,放在闲饮脚边,把房门半掩上,道:“不急,你先去把屋顶的瓦补好,什么时候补完,什么时候再来敲门。”

    言罢,房门啪地一声关上。

    闲饮:“……”

    ——卫将离你给老子滚回来修房顶!!!

    ……

    瀚雪山,朗朗雪月,两条交错的足印,从霜白的山道蜿蜒至山腰的废庙里。

    “……被你带走之前,我晚上就喜欢坐在这里。”

    “这里有什么?”

    “没有什么,万籁俱寂的时候,窗对面的山上会传来狼嗥声,有时和树声混在一处,总觉得很远的地方有一个鬼,会在我某天晚上睡着的时候把我带走。”

    “你那时不怕?”

    “怕,第一天被赶到柴房里时怕,第二天也怕……可是每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鬼没有来,他们也没有来接我,什么都没有。”

    扫去窗边的浮尘,卫将离坐了上去。

    不像她小时候,要爬上窗台,非要把房角的木箱搬过来才爬得上去,待昏昏欲睡的时候,又怕早上醒来被那些恶尼发现,小心翼翼地搬回去,这才爬到石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

    “为何你以前从不说这些?”

    “因为这个地方荒废了我才说的,省得你又不问问我的意思就去□□……后来想想,十五年了,你我应该不必再像从前一样忌讳揭露自己的疮疤。”

    两个人都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对待感情各自拥有决不能退让的底线,说到底都是不甘于被保护的角色。

    “我想……请你看一看现在的我。”

    白雪川不语,他只记得那年遇见卫将离时,她的不谙世事与迷茫。他是曾想过让她无忧无虑地,却忽视了她曾经失去过太多,对强大的渴望。

    ——我要与你并肩而立,到有一天你要去到我去不到的地方时,不至于让我连挽留你的力量都没有。

    她反反复复地表达这样的想法,直到他确认他不再以一个看待需要保护的弱者的目光看待她。

    他们之间相处得太久了,以至于卫将离感觉不到有什么感情的过渡。在后来的波折里,出于愧疚或其他的缘故,她越来越摸不清白雪川的想法。

    换句话说——为什么是她?

    白雪川垂眸掩下眼底难抑的情绪,低声道:“你可知道我为何会去修佛?”

    “为何?”

    白雪川摇了摇头,牵起她的手,一路穿过荒废的庙宇廊角,到了一处较为完整的禅房前。

    “你还记得这儿吗?”

    “这是……”

    她一开始被送来时,在的地方。

    杂生的蔓草已被雪风吹得零落,露出了房侧墙角狰狞的刻痕。

    那是一些尚且不连贯的字,诅咒着她所憎恨的所有人——抛弃她的父母、被留下的亲弟、势利的女尼……

    “你看到了。”

    “我看见了……出去之前,我还在想,这样的一个还未长成便先学会了憎恨的小姑娘,该是有多难对付。”白雪川转眸看向她,道:“可后来,你还没有学会原谅他们,就先原谅了你自己。那时我便想寻求是怎样的自渡之道,能让修罗化佛。”

    卫将离低头道:“那时候小,小孩子的喜怒总是一时的。”

    “不一定,我当年恨的人,现在依然恨着。”

    说到这,白雪川话语间顿了顿,继续道——

    “那时喜欢的人,如今亦然。”

    他一直都是这样,认定了就会固执地坚持到底。

    霜月照眼,卫将离闭上眼,让柔软的雪絮落在眉间,半晌,将额头抵在他襟口上,哑声道——

    “不觉得你为我放弃太多了吗?你就从未想过,如果没了我,你不至于失心入魔,你还能做师父那样光风霁月的人,你还能——”

    “我要你。”

    从沐雪苍峦,到红尘难断,都只有这一个回答。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感言——

    本来想写一个纯无脑的文,结果写成了甜虐文……讲真我还是头一次写这么多感情戏(看隔壁白土匪冷漠脸),嘛~好在大家不嫌弃,一直跟我走到现在,给我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十分感谢~

    角色里芍药和之前那位盲目自信的大王有一点微妙的区别,她对外人很刚硬,对自己人有很强的保护欲,来源于她曾经被抛弃的经历。师兄对她来说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但她在师兄面前有一丝显而易见的自卑——他见过我最狼狈的模样,我还有资格和他在一起吗?

    这大约就是一种人之常情,喜欢是带着防备与卑微的,反观师兄是个内心无比强大的人,强大到除了芍药没有任何人能动摇他的决定。他会因为殷磊而嫉妒,但不会因此将多余的嫉妒加在芍药头上,他会客观地抹杀一切外来因素,向芍药传达一个信息——如果你因为世事沉浮而委屈自己,我不会再尊重你的选择,而会去替你选择。

    姨心目中心态成熟的男主就是这样的↑↑↑

    殷磊是一个傻白甜到阴沉狠辣的转变,芍药是他年少时对于自己的设想的自由自在的现实版,在芍药离开前,他们是志同道合的。殷磊一直觉得困锁自己的是皇帝这个囚牢,但芍药离开后,他发现自己只能拥有这个囚牢后,才有资格谈其他……总而言之就是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最后只能选择麻木自己的感情。

    一些女性角色的塑造,姨习惯地往强气方向描写,比如温柔而坚强的玥瑚,比如你负我一阵子我毁你一辈子的梅夫人,因为篇幅和日更的原因写的不够细致,连贯性缺了不少,这也是有待调整的部分。

    最后,本文中心思想——感情都是撩出来的,没有感情基础没问题,撩撩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