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六章:大年初一 2

作品:独家专宠,总裁甜吻小娇妻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甜左

    吃晚饭的时候,大伯突然点了章若歌的名字,章若歌狐疑地抬起头来,有点不明所以。

    大伯顿了顿,然后才说,“小悟今年要上初中了,我和他爸妈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让他去l城读你读过的那所中学。”

    章若歌有点哽到,更加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为,为什么?”

    大伯叹了口气,“这孩子太内向,不大喜欢跟人打交道,脾气也犟得很,他爸妈根本管不住他。想想你当初也很内向,在陌生人面前一句话都不说的,送去那学校住宿两年,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我想全封闭的学校对小悟来说应该比较有好处,那所学校校风又是出了名的好,想让他去磨砺磨砺。”

    章若歌抽了抽嘴角……手里拿着一只啃到一半的鸡腿,整个人快石化了。

    当初她要上初中的时候,她爹妈残忍地把她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她一连几个星期都以泪洗面啊,当时她还想,如此凶残的父母这世间应该仅此一对了。没想到,更凶残的父母爷爷在后头。

    大伯顿了顿,看章若歌一脸纠结的样子,也是叹了口气,“而且我们想,你现在在l城已经稳定下来了,如果小悟到那里也算是有个照应。我们也是真心为了他好。但是这件事毕竟要麻烦你,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听听你的意见。”

    章若歌有点为难,她倒是不担心麻烦什么的,只是现在章悟从始至终都默默坐在他爹妈旁边,臭了一张脸,一声都不吭的。她觉得,替别人做主选择他的道路是在有点不大人道,于是她只好说,“那还是要看小悟的意思吧……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也不好勉强啊。”

    章悟却在这个时候抬了头,唯一一次真正理会了章若歌,目光倒是坚定的,“我去。”

    章若歌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痛快,于是一瞬间有些哽住。

    章悟又接着说道,“我去l城。”

    章若歌只好尴尬地笑笑,连连点头,“小悟真乖真懂事,好,那若歌姑姑就带你去l城读书。”

    小悟爸爸小悟妈妈脸上也终于露出笑容,“若歌真是不好意思了,以后要给你添麻烦了。”

    章若歌赶紧摇摇头,“怎么会……”

    小悟妈妈拍拍小悟的头,叮嘱道,“以后去了l城,一定要乖乖听姑姑的话,知道了吗?”

    章悟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章若歌一脸无力地看向秦白……目光幽怨,似乎在问他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但是秦白却很淡定地继续吃饭,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章若歌无力了。

    小悟的个性一直都是很冷淡的,从他的这十多年来,章若歌都没有找到和他沟通的方法。今后去了l城,虽然学校是封闭式的,但是周日放假的一天大部分学生是可以回家的。当初章若歌是因为家远没有办法,现在章悟显然是可以在她家落脚的,想必大伯和哥哥嫂嫂口中的“照应”也是这个意思。

    还有就是,小悟来读书之后,她应该就是他名义上的家长了。

    当初章若歌也是找了章妈妈的一个亲戚做照应,学校有什么需要家长出面的事都是叫那个阿姨去的。

    可是,章若歌自己都还不够沉稳,哪里有当家长的资本。

    最后一点就是……小悟去了l城之后,发现秦白住在她家里要怎么解释……

    真是让人万分郁结惆怅。

    但是没想到的是,吃完晚饭之后,秦白和小悟就坐在客厅的一角下起围棋来了。

    章若歌对棋牌类完全无感,到现在会下的棋只有五子棋。但她还是凑过去围观,毕竟将来可能是要和小悟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此时不套近乎更待何时?

    小悟落定一个棋子,然后把被围住的白棋收了起来,“吃掉了。”

    秦白却只是一笑,显得很淡定,又落了一个子。

    章若歌盯着棋盘看着黑白分明的棋子一个头两个大,完全插不上嘴也不知道怎么套近乎。

    想了想,她眼睛一亮,凑过去问小悟,“渴不渴,要不要喝饮料?”

    小悟气定神闲又下一子,“不要。”

    章若歌却好像没听到一半,起身欢欣地跑像厨房,留下一句,“好,我马上给你拿果汁去。”

    小悟嘴角抽搐了一下,背后滑下一排黑线。

    秦白却一直那样保持微笑。

    他的笑容总是能给对手一种压迫感,让对手莫名就感到一种紧张。

    小悟毕竟是个孩子,他总感觉自己不论怎么下,秦白都那样温温和和地笑,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舒服。抓着棋子的手心不知觉就捏了一把汗。

    等到章若歌回来的时候,胜负已分。

    当然,秦白赢了。

    但小悟不不服气,他说,“总有一天我会赢你的。”

    秦白笑笑地玩着手里的棋,他说,“我等着。”

    然后小悟就把自己的围棋收好,跑上楼去了。

    章若歌拿着果汁,僵硬地站在那里,忍不住朝秦白抛过去一个白眼,“他还是个孩子,你就不能让着他一点么。”

    “……”秦白一笑,眯了眯眼睛,“要是我让着他,估计今后就更难跟他相处了。”

    “为什么?”章若歌困惑。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那孩子,自尊心强着呢。”秦白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现在也不用担心将来他不听话了,只要他一天赢不了我,他就一天要听我的话。我跟他说好的。”

    “……”章若歌噎住,又一次朝他竖起大拇指。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人至贱,则无敌。

    果真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