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

禁忌书屋

第49章 你回来,我想你

作品:云染阡陌  |  分类:言情小说  |  作者:徐晓季

    “你爱我吗?”

    “爱。”

    “那你会爱我多久?”

    “......”

    傻瓜,时光就是我给你的答案啊。

    我会爱你,永永远远。

    即使生命的终结把我们分开,我对你的爱也绝对不会消失,它会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由我们的孩子一代代一代代地传下去,直到山崩地裂,海枯石烂。

    1、你回来,我想你

    两年零一百二十三天。

    这是肖染离开的日子。

    叶凌云一天天靠着数日子过活,一天天抱着对肖染来电的期望过活,可是那个没良心的,杳无音讯。

    仿佛那个从她出生开始就一直陪伴她的男人,那个曾经和她整晚抵死缠绵的男人,永远地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大学毕业后,叶凌云就回到了g市,在她父母的君合律师事务所工作,她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开始照着肖染的食谱学做菜,她从一个只会煮白饭下面条的料理界白痴,变成了像肖染一样能做几十道美味菜肴的半个小专家。

    可是每一道菜总好像少了些什么,和肖染做给她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其实肖染去美国没多久,叶凌云就从沈无忧那里得知了肖染为什么要瞒着她出国的事,因为肖爸爸肖妈妈没经过肖染同意就要送他去麻省,而肖染舍不得她所以并不愿意走,想要自己去解决,可没想到叶凌云坏脾气发作,胡搅蛮缠,也不听他好好解释,直接就把他逼走了。

    叶凌云知道是自己错怪了他,又自责又内疚,但心里就是憋了一口气下不去。就算是她错了,难道他就不能先打电话给她么?为什么当初在机场不接她电话,还换手机号?只要他先给她打电话,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立刻买机票飞去波士顿找他。

    就好像小孩子赌气一样,明明心里想得要命,想得整晚整晚地失眠,想得有时候泡了一杯意式特浓咖啡都会想起他掉眼泪,可她就是不肯先服软。

    幼稚得要命。

    但王八蛋肖染也好不到哪里去,否则他又怎么会至今一通电话也不打,毕了业还继续在那边读研,近三年从未回过国内?

    现在的叶凌云,虽然还算是职场新人,但是贵在工作经验丰富,又是事务所的大小姐,美丽明艳,性格豪爽,工作能力强,追求者实在不少。

    有大企业的青年老总,也有杰出的青年律师,每个人的条件都不差,对她也都很好,可她从来都是拒绝的,拒绝的理由也只有一个:“我有男朋友,我很爱他。”

    本来就是,她和肖染从来都没有分过手,那么他们就还是男女朋友。

    “叔叔阿姨,我又来蹭饭啦。”

    叶凌云提着买好的菜,叮咚叮咚地按着肖染家的门铃。

    她得空的时候就跑来肖爸爸肖妈妈家献殷勤,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旁敲侧击肖染的近况,他们两家都知道这俩孩子正在谈恋爱,肖氏夫妇也早就把叶凌云当成儿媳妇、亲女儿地看待,但没有人知道他们俩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过联系了。

    “云云啊,肖染那孩子电话也不怎么往家里来,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两年多了,就没回过家,真是的,他有没有跟你讲他最近怎么样啊?”

    听到肖爸爸的问话,叶凌云滴溜转着自己的眼珠子,生生把一块红烧肉吞了进去:“他……他挺好的,这不是学业事业都要兼顾,忙不过来嘛。”

    “孩子在外面闯荡,有自己忙的了,顾不上家里很正常,你操什么多余的心。”肖妈妈冷淡地说道,语气和肖染如出一辙。

    “是是是,老婆教训的是,这不,我这老妈子的心一时半会儿改不掉嘛。”乐呵呵地说完,肖爸爸给叶凌云夹了一大块糖醋排骨,“这个臭小子,等他一毕业我就让他滚回来娶你,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我们云云,我们云云这么漂亮这么优秀,要是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抢不走,叔叔你放心。我倒是怕肖染在美国那个花花世界里找不着北呢。”

    “他敢!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老肖,消停点,孩子看着呢。”肖妈妈一脸嫌弃,肖爸爸这才抿着嘴不再说话,看到这一幕,叶凌云咬着筷子痴痴地笑,既羡慕,又伤感。

    叔叔阿姨,真是幸福啊。

    什么时候才能又听到肖染对她的嫌弃呢?

    这时,手机忽然一震,叶凌云低头扫了一眼,笑容渐渐消失。

    “江若一今日回国。”

    叶凌云的房间里一直挂着一幅油画。

    印象画派的手法。

    沉迷于光与影的配合。

    画上是一个逆着光跳舞的女孩儿。

    手脚修长,姿态优雅万千,长发飞舞,是真真正正沐浴在阳光下的人儿,她奋勇地、张扬地舒展自己的身体,虽然只是一幅画,却仿佛感受得到她那喷张的生命力和活力,就好像要从画里活过来一样。

    “靳言,”叶凌云端着一杯咖啡,靠在书桌边上,静静地看着书柜旁,挂在她和肖染的相片墙边上的油画,“我和宇哥,从来,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她回想起了肖染出国前的几个月,顾成宇的突然回国。

    他们在酒吧地包厢里喝着酒,互问近况,他们都尽力不去触碰原先的那些回忆,因为那些回忆里,有他们都不愿意提起的人。

    那个人,只要一想到她,他们俩的心就会抽痛。

    可是顾成宇喝醉了。

    他抱着空酒瓶,在叶凌云面前十分地失态。

    因为他在哭。

    顾成宇一共只在她面前哭过两次,两次都与靳言有关。

    第一次是得知靳言死的时候,第二次是颓废地找人打架浑身是伤跌坐在小巷子里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呢,她曾经觉得是个小太阳一样的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曾经,他是个肆意张扬,无法无天的男孩子,可是现在的他,被丢到国外,被逼着学自己不喜欢的经济,被迫放弃了自己一切的喜好,被严格地管制着,不再是当初那个翱翔九天的大鹏,而是变成了跟她一样的笼子中的金丝雀。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不是放弃了自己成为一个优秀工程师的理想,而是我对于靳言的死无能为力。”顾成宇抓住叶凌云的手,“帮我,阿凌,我求求你,帮我!我要为她报仇,我要为她讨回公道!我不能让她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这件事情日日夜夜地困扰着我,每天晚上我仿佛都能梦见靳言在对我哭,她那么温柔呢么与世无争的女孩子,一定是受了太多的委屈和痛苦才会不得安宁。”

    怎么可能不帮?

    宇哥,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也一样,有时候夜不能寐,就是因为梦到了靳言的脸。

    她在冰冷地海水里,只露出脖颈以上的部位,她对着她呼救,对着她哭喊。

    撕心裂肺的绝望和痛苦。

    宇哥,你不知道的是,我坚持从事法律行业,不仅仅是家里的逼迫,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为了替靳言报仇。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只是个孩子,我们的能力有限,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乎我们说的话,也没有人想听我们说的话。

    只有掌握了话语权,只有变得更加强大,变得别人无法忽视你的时候,你才有可能,把这间陈年命案重新拿上桌上明谈。

    江若一,是她和顾成宇谈过之后,一致认为的最好的突破点。

    她是靳言的表姐,却对靳言恨之入骨,得知靳言死后并不惊讶,甚至大呼痛快,她一定是知情人之一。

    后来,叶凌云参加工作后,根据慢慢积攒的人脉,她开始暗自调查已经出国留学多年的江若一家世。

    并不难查。

    江若一的父亲就是百汇集团的老总江思明,而她的母亲是g市教育局局长靳□□,七年前,也就是叶凌云高二的时候,江思明和靳□□之间的离婚案当时可是闹得全国皆知,沸沸扬扬,靳□□因为出轨和转移财产,被法院判处了净身出户,江思明是那一次离婚案的最大受益者,甚至靳□□手里的股份都全部转移回了他的手上。

    新闻出的时间,正好是年底。

    如果她没有记错,那段时间就是靳言突然消失不见,然后又突然出现被江若一撕打的时候。

    没过多久,靳言就跳海了。

    然后再将靳言身上的性~虐痕迹,怀孕堕胎,江若一对靳言的仇恨,以及这些时间点很巧合的事件串起来一起看,他们不得不怀疑——

    江思明。

    可是要怎么证明?

    他们目前无法找到靳言的母亲,也就是江若一的舅母霍燕,也不能找到任何证人和证据去证明他们的猜想。

    直到不久后,父亲接了一个案子,是关于商业秘密泄露窃取的经济大案,百汇集团正是被告,而他们是原告的辩护律师,她便趁机派人秘密调查江思明的资产。

    果不其然。

    江思明果然有问题。

    在他的秘书名下有一套秘密房产,正是靳言之前所住的地方。

    她在看到这份资料之后,愤怒、痛苦、恶心一下子涌上了心头,她气得发疯,痛苦得要命,可是为什么在她精神最为脆弱,最需要支持的时候,肖染却不在她的身边?

    她根本就懒得再去维护自己的尊严,也顾不上继续赌气,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翻出早就旁敲侧击得到的肖染新号码,毫不犹豫地就直接拨了过去。

    没人接,便直接发了一个facetime申请过去。

    申请通过了,手机屏里是放大的肖染那张清俊依旧的脸。

    泪水夺眶而出。

    “肖染,你回来!我认输了,你回来好不好?我好想你!”

    你回来,我想你。